【all叶】玻璃纸之夜

-ooc
-复健.节日快乐❤
-『Nuit de Cellophane』————『玻璃纸之夜』



---

壁角的彩灯闪烁,星星点点随着音乐的起落交相变换,辉映而出晦明的光线。壁橱投落而下的巨大阴影,藏匿了玻璃展柜各色透明的瓶瓶罐罐。拉取闸门时吱呀的轻响,与之带动的些微不稳的指尖,环扣相撞,生出叮叮当当的声响。


橘色的、绚丽的光,明晃晃地伸展在这狭窄空间的每一个角落,充斥、变换。隧又破裂,溶解成无数细碎的、星星一般的光点,于台面上那一圈又一圈精致编织的蕾丝罩布之上,又及壁柜上复古典雅的维多利亚式雕花,亦或是盛放于玻璃器皿中五彩斑斓的酒液里,着色涂抹,隔绝了门外乍起而来、深秋稍许凛冽的寒风,染上了浓郁又不失温柔的暖意。背后的乐曲像是蓝调,又穿插了不知是不是爵士的、富有年代感的古老旋律。两两相乘,竟营造出一种优雅而又安静的奇妙氛围。萦绕在空气中一缕一缕沉默的喧嚣,与那点沙哑的歌谣,零星暖色的灯火,酒杯碰撞而出的叮当作响的脆铃,交融淬炼,凝聚相汇成就一支三拍子的、无比神秘而轻灵的舞曲。在一隅小小的天地里,旋转不停,糜醉绚烂地令人目眩神迷。


这间名为『Baccano』的酒吧从外里看,大概是低调过分了。门头是黑色的展牌,上面洋洋洒洒写着银白色的漂亮花体字,除此之外干干净净。屋脚边上甚至还爬了一串葱葱翠翠的常青藤,连带着玻璃门前书写着今日特惠的小黑板,整个组合这么一望过去,倒更像是被小姑娘们所钟爱的、那些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甜腻色彩的奶茶店亦或咖啡厅。然而门一开合,檐下的玻璃风铃叮叮当当地一响,它所展现的便是与巧克力布丁亦是香草慕斯之流完全不同世界。那里所拥有的是挽歌与酒香,浓烈而温柔、亦或是甜美的、梦幻的渗着泪珠的颜色,还携有青涩气息的透亮的柠檬切片和枝叶,以及,无处消磨打发的人生与无聊时光的汇接总和。


吧台后是一双手。纤长完美,像是一件凝聚某位大师心血的精雕细琢的艺术品。而艺术品正上下翻飞,衣袖带动雪克壶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。加霜,倒酒,点缀。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不带半分停顿。深吸一口气,再将一杯澄清的液体稳稳推向台前的客人。一声“您请”附带一个抬眼微笑和wink,直把眼前段数不高的小姑娘撩得脸蛋通红,眼神直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才好。她啜懦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想问问这位年轻调酒师的名字,却突然望见他胸前小巧名牌。小姑娘琢磨着望了好久,才勉强隐隐约约辨出两个不甚明晰的字来。


叶修。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,她想。


穿过一条走廊,酒吧的另一头是一座舞厅。霓虹灯彻夜闪烁,音响与人声的嘈杂喧嚣直到东方那抹鱼肚白初泛的一刻才消匿。歌舞升平与橙黄橘绿是这里人生的常态,鲜花、烈酒、强拍的歌曲,剪裁精致的长衣与玫瑰一般的裙摆,所代表的是狂欢与落寞的盛宴庆典。


一扇门把这两方天地隔绝的一干二净,却清晰的形成一个有趣的、带有那么点荒谬色彩的对比结论。宛如约定俗成般、心照不宣地拟订下的规律。喜欢『Baccano』的人永远不会去舞厅,这就像是同道殊途的两波人间的竞赛条件,谁打破了它,谁就输给了这个道标条框。


其实说到底,这两边都是一类人。叶修想,而且这规矩立得也是一点儿道理都没有。人进舞厅还得穿过『Baccano』呢,要这样算那他们不早就输的一丝不剩了。


不过沉默的喧嚣显然比极致的喧嚣要来得令人容易接受得多。若要真的比出个所以然来,那他一定毫不犹豫地会选择『Baccano』,这里好歹能维持住一点表面上的清净。底下的暗流涌动暂且不谈,至少直观上看过去,深色酒吧的主旋律永远是淡然温和的。他在这里做兼职,迄今为止还没遇上过任何麻烦事件。这看来一点儿都不配它的名字,骚动,然而这样的一个地方又有什么可骚动的呢?他转着玻璃杯观察门口的方向,橱窗以及那一小部分客人全部旋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小世界。接着那个静止不动的风铃也突然唱着歌摇晃地跟着旋了进来,然后他就从这样一个扭曲的视角里,认出了一个熟悉的影子。


他将玻璃杯从眼前移了下来。熟悉的客人看来已经困倦地不行了,轻车熟路地走到椅子前坐下,然后,一头栽倒在了面前吧台上。


“……一杯白开水。”


叶修很不满,哪有人会来酒吧点白开水的?不过鉴于对方看起来累得连说话都十分艰难,他还是决定满足这点微不足道的小要求。他心里这么想,接着在玻璃杯里又加了几个冰块儿。


“……卧槽。”


刚被上司压榨回来的黄少天才被凉夜的秋风虐了数百遍,脑子都是混的,好不容易逮住了一点暖意,这倒好,一杯冰水下肚,受到多少惊吓不说,清醒是真清醒了。他艰难地撑起身来,尝试用眼神控诉叶修的卑劣行径。


“老叶,我真的怀疑你对我有意见。”黄少天痛心疾首,沉默了一会儿。然而欲望显然战胜了疲惫,没多久,他又凭着坚强的毅力,趴在吧台上无休无止地絮絮叨叨起来:


“老叶我跟你说,蓝雨、蓝雨真的不是人,它居然加班,它居然加班你知道吗?你说国庆加加也就算了,伟大祖国那么多人给他过生日少我们几十个也没关系反正他也不care,但人广寒仙子成天守着兔子,一年就这么一次,她care啊,结果连仙女也不给人面子,还要在这一天压榨我们,你说蓝雨是人吗,它不是啊。嫦娥、嫦娥要哭了你知道吗,她难过得都想把兔兔抓来烤了吃了……”


“兔兔那么可爱,为什么要吃兔兔。”叶修以棒读的语气打断他的长篇大论,“你安静一会儿吧,都累成这样了还有心思说话。”


黄少天闻言嘿嘿嘿地笑,问老叶你是在关心我啊。


叶修没理他,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门内的舞厅里。音乐声刚刚停了,今天是中秋节,舞厅的管理人要回家去看自己的宝贝女儿,便决定提前收场。这老板也真是够我行我素,叶修漫无边际地想,太难得了,这里居然也会有不到午夜就散伙的一天。门内的客人开始一个接一个鱼贯而出,他眼睛一亮,忽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抬高声音招呼了一声:“小周!”


突然被叫住,青年看上去还有些愣神,待抬头发现是叶修后,发自内心的绽开了一个真诚开心的笑脸。接着三步并两步走到他面前,带了点腼腆害羞的神色,看着他问好,“前辈。”又想到什么似的继续补充,“我来兼职……怎么前辈也?”言下之意就是你怎么也在这儿呀。


周泽楷大概是刚刚结束一段舞,脸上还带着淡妆,一身皮衣也没来得及卸,此刻兴奋劲一过去,在偏暖的房间内愣是生了一层薄汗。而他本来就长得好看,刚刚那么一笑,竟笑出了几分性感的味道,把叶修都笑愣了一下。他赶紧回神,一边暗暗感叹美色误人,一边回给后辈一个更加灿烂的微笑,“那真巧,我之前就是在这儿兼职的,现在毕业了就在这实习啦。不过,我之前好像一直没见过你啊,怎么,才来?”


英俊的小后辈脸上有些发红:“有认识的人……我来帮忙。”


叶修一听,也差不多明白了一二。大概是哪个这里的同学,见小周这张脸还会跳街舞,请他来镇场子呢。以他那安静的性子,估计也不怎么懂得拒绝。他在脑内模拟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可能性,又突然被一个压抑着不满的声音打断:“我说老叶,难得佳节,我们不会就杵在这里干聊一宿吧?”


黄少天在周泽楷来到这里后就没有什么好脸色,偏偏对方还完全无视他的眼神警告,依旧我行我素和叶修聊得开心。然而他的低气压在叶修回头看他笑的那一下后便全都散了,心满意足地继续啜他的白开水。


“那好呀,我们出去吧。”见两人不解,他又接着解释了一句,“我今天本来就可以放假,觉得闲着没事才过来帮忙……少天不是想出门吗?那就走吧。”


黄少天得意满满,偷偷冲周泽楷使了个眼色说,看老叶多宠我。


周泽楷瞟了他一眼,没理他。别过头继续跟着叶修后面,先一步走出去了。


叶修在过马路前回望了一眼深色的、巨大的门头,脑海中突然闪现过今天舞厅人们离去的场景。他猛地有些明白『Baccano』的涵义了,那些华丽的、虚妄的、一梦到天明的歌舞升平,不正是隐藏在平静安逸之下的不安骚动吗?


城市的夜空居然也会有星星。叶修有些惊奇地看,那星星并不明亮,稀稀落落却总有一分残缺的美感。他忽然想起小时候他的房间,他在这边,叶秋在另一头。而他这半的天花板上方,描绘的就是一片灿烂瑰丽的星空。关上灯,那上面的银河宇宙就会一闪一闪,光芒璀璨而又温暖。那时家里的亲戚还会送来很多糖果,其中一个漂亮的阿姨总是送来五彩斑斓糖纸包裹的水果什锦。每次吃完后,他总把这些玻璃糖纸一一展平,小心翼翼收藏起来。有时候也会拾起一张,将它对着太阳,瞧看阳光所折射出的缤纷绚烂的光线,能就这样玩上一个下午。后来有一天,妈妈教他用玻璃纸折蝴蝶和千纸鹤,这些静止停滞的物什,在那一天被她用丝线穿连,悬挂在那片星空下面,成为了萦绕他童年的梦中最美的一个。


他恍惚又看见了流光溢彩、各色玻璃纸折叠的蝴蝶,扇动脆弱却又无比美丽的双翼,飞向遥远的月亮。他又想起黄少天之前的话,月亮上真的有广寒仙子的霓裳披帛和玉兔药草的留香吗?他不知道。然而穿过漫漫星河而来的只是一缕走了一遭又归往的情思。穿透广翰的宇宙,越过几千年冗长的岁月,将绵长而又温柔的愿望,全部讲述给你听。


他感受到桂花清甜柔软的味道,打开一直以来都没怎么留意过的手机,里面果不其然全是问候与祝福的话。他笑着一一回复,然后在脑海里,将自己之前的答案推翻重来。


无声的喧嚣与极致的喧嚣又有什么区别呢?若是在『Baccano』和舞厅之间二选一的话,那他一定会选择月亮。



End.
睡前速打,不可思议,居然在最后几分钟前赶上了
『Nuit de Cellophane』直译过来就是『玻璃纸之夜』,它还有一个名字,叫做八月夜桂花,与今天的节日真是不谋而合
挺无趣的一个故事,感谢能读到这里
节日快乐❤
2017.10.4








评论(3)
热度(33)
© 温辞宴|Powered by LOFTER